首页- 百度排名方法- 移动百度快速排名方法

移动百度快速排名方法

发布时间:2021-01-13 17:00:00

一条线,两种票价。54岁的张煌决定对广州铁路(集团)总公司说不。

同样的路线、里程、停站、票价相差41元,这让张煌觉得“很不合理”。与铁路客服人员协商后,他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。他收了不少车票,并向广州铁路公司提起公益诉讼。近日,张煌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收到的“民事裁定书”显示,他的诉讼请求因不具备提起公益诉讼的主体资格而被驳回。

同一条线路,几乎相同的运行时间和停靠站,票价相差41元,而这种情况在“广深西线”中远远不止一例。

14日,张煌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收到了广铁一中院的民事裁定书。广铁***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,张煌因不具备公益诉讼主体资格,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。

张煌说,在11月22日的庭审中,双方对是否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存在分歧。在张煌看来,提起诉讼的目的是“为了公共利益”,他可以提起公益诉讼。他的说法遭到了广州铁路公司的反驳。

上述“民事裁定”称:“只有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才有资格提起公益诉讼。”。张煌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,以自己的名义向法院提出公益诉讼,因此驳回了诉讼。

新京报记者联系张煌时,他正在从广州开往长沙的火车上。54岁的张煌因为工作,常年坐火车。14日,在火车的轰鸣声中,张煌与新京报记者进行了对话。

新京报:你是怎么发现票价问题的?

张煌:因为我做超市,我需要在广州和深圳之间来回。我偶然发现同一条线上有两种票价。

新京报:你发现这个问题后有什么打算?

张煌:我要把问题说清楚!同样的线路和站点的价格相差两倍多,这难道不奇怪吗?我向客服咨询,没有明确答复,就准备打一场“持久战”。

新京报:为什么愿意继续关注?

张煌:有些事情需要去做。我肯定我不是***个注意到这两个票价问题的人,但没有其他人注意到。我喜欢与不公正作斗争。说白了,我爱管闲事。

新京报:如何看待公益诉讼?

张煌:我对法律不太了解。我认为这是一个涉及公共利益的问题,所以我提起了一个公共利益诉讼。

新京报:你以前有过类似的经历吗?

张煌:因为一些经济纠纷,我以前有过诉讼的经历,但没有公益诉讼的经历。

新京报:你聘请律师了吗?

张煌:没有,我想我有足够的证据来处理。

张煌:大概是用汽车和座位的数量乘以两个价格的差额来计算的。如果我们要科学计算,那么计算方法就太复杂了。这个数字当然不准确,但它表明了一种态度。

新京报:有什么吸引力?

张煌:我没有任何个人要求。它涉及公共利益。我希望铁路部门能对差价有一个公开的解释。如果我多收费,我应该退钱。

新京报:官司之后生活有什么变化?

张煌:更忙。通常我们要处理好生意,然后还要在法院和超市之间跑,所以事情很多,我们经常太忙。

新京报:家人能理解吗?

张煌:我不明白。我想我好管闲事!但在我看来,别人太漠不关心了,只关心自己的事情,我不是这样的人,我很热情。

新京报:这起诉讼被驳回了。你对未来有什么计划?

张煌:我要坚持下去。这一级法院不行,再上一级诉讼。也许可以考虑找个律师。

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普通列车票价主要由基本票价、附加票价和附加费组成。其中,基本票价为基本票价(即普通慢车硬座票价)、软座票价(基本票价的2倍)和保险费。附加票价包括加速票价(k或t列车)、空调票价和卧铺票价。此外,基本票价受里程和路线的影响。

北京盛运律师事务所王有银律师认为,在本案中,张煌认为,广州铁路乱收费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,应属公益诉讼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第四十七条明确了公益诉讼的主体范围,即“中国消费者协会和各省设立的消费者协会,自治区、直辖市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”,而张煌作为个人消费者,不具备提起公益诉讼的主体资格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张煌能提起诉讼吗?王有银认为,除了公益诉讼外,张煌还可以通过普通民事诉讼来保护自己的权益,比如要求“因同一物品价格不同,造成部分损失,要求广州铁路公司返还剩余收入”。

“不过,诉讼的成败并不关键。如果能推动铁路部门放开票价调整的运行机制,那就是胜利。”王友银说。

Copyright © 2015-2020. 未经许可,不可拷贝或镜像 losu.net